刘明康:温州中小企业老板跑路背后是官商勾结

发布时间:2012.04.11 新闻来源: 浏览次数:

在3月5日的政协经济界小组讨论会上,各位委员纷纷将中小企业融资难的原因归结为银行嫌贫爱富,并最终导致了多数企业只能选择地下钱庄和民间借贷。

更有委员直言,地下钱庄这种灰色地带现在处于“无人管理”的状态,这不仅给中小企业的发展埋下了隐患,更给社会造成了众多不稳定因素。

“嫌贫爱富”,说的是银行;“无人管理”指的是监管机构,一时间,场内气氛颇为紧张。

此时,端坐在场内一直沉默的新任全国政协委员、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、原中国银监会主席刘明康终于有些忍不住了,他拿起话筒向在场的委员说,实际上,银监会从来没有任何提示,让银行在放贷的时候戴上有色眼镜对待中小企业。但从银行的实际运行情况来看,中小企业贷款的不良率是正常贷款的3倍,在这种情况下,银行自然积极性不高。

刘明康说,其实银行也知道中小企业在技术创新方面也很强,可现在中小企业的状况确实是良莠不齐。

话音未落,有委员冲着刘明康大喊,“刘主席、刘主席,现在一些银行对企业太苛刻,太过分了,您得管管他们啊。”

刘明康回应说,很多银行的制度并没有问题,只不过在执行的过程中,一些地方的银行加入了很多附加条件,使得企业左右为难。

“跑路”背后是官商勾结

对于前不久温州的因为民间借贷而发生的中小企业老板跑路现象,刘明康坦言,“中小企业现在鱼龙混杂,泥沙俱下,我觉得这有很多问题,而且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。”

刘明康曾经劝阻遇到困难的中小企业老板,别跑,更别跳楼,并建议他们依法破产寻求保护。

“因为冲的账都是银行的账,银行会按照坏账来处理,银行有准备金,1万多亿的坏账准备金在那里,就是让银行发现不良贷款给予冲账。”刘明康直言。

但奇怪的是,就有一些中小企业家就是不选择破产保护,而是执意要“跳楼”、“跑路”。

“我问他们,为什么要跑外国,为什么要跳楼?他说,刘主席,我们私下跟你讲句话,你把枪抵在我脑门上,我都不会讲出我借了哪些人的钱和高利贷。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就是民间借贷当中出现了官商勾结。枪抵在我脑门上都不会说出我借谁的钱,因为这些人都是非富即贵,权贵,他的太太给我的钱,我怎么能说得出来呢?因此我还不上,我只能一死了之,只能把这条命搭上。我说,为什么要死呢?他说,我跑不掉了,已经被跟上了。”刘明康说。

为何会出现众多中小企业不惜一切代价从民间融资的情况?刘明康说,在机制上,人民银行在利率优惠、货币投放,银监会在风险监管的权重上,都已经向民营企业、中小企业进行了倾斜,实际效果也有进步,而且这几年支持的力度比过去稍稍大了一点,但是受到了金融危机的冲击。

“信贷一紧缩以后,(银行)从国有企业收不回钱来,比如说交通部门,最后收谁的?就收到中小企业和民营企业头上。你不是一年一度的流动资金贷款,到期我就不续了,有这种情况。”刘明康说。

银行不给中小企业续贷款,逼着一部分中小企业到民间借很高利息的贷款。

并非大银行不支持中小企业。刘明康说:“我们没有办法告诉银行,你每年要放多少钱给中小企业,这就是行政干预了,但我们鼓励银行贷款给中小企业,而且鼓励大家不要歧视民营企业。”

银行缘何不愿贷给中小企业,刘明康认为,还是缺乏诚信和法制。在他看来,目前中小企业呈现两极分化,糟糕的特别糟糕,好的也在注意自己的声誉,也在发展。

对于有关银行利润率的问题。刘明康说,银行业的高利润和利润率,要看具体每家银行是怎样得来的。建议对每家银行的财务报表进行具体分析,看高利润是通过出色经营与节约资本、金融创新得来的,还是过于依赖利差收入得来。

“具体问题要具体分析,总体来说,给大家留下一个能赚钱的银行业,与留下一个亏损的、要大家救助的银行业相比较,能赚钱还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。”刘明康说。

对话刘明康

《中国经济周刊》:地方债务的处理是否有新的进展?

刘明康:现在地方融资平台在各地五花八门,他们是把多个项目打包来贷款,现在银行要把这个包打开,逐笔去核对。银行将这些打包项目打开后,将这些项目分成几类,现金流全覆盖的,包括大体覆盖的;半覆盖和半覆盖以下的,包括现金流覆盖30%的;另外一种就是完全没有覆盖的,基本上都是拿着钱去还贷款了等等。

目前按照这几类,银行在分别做工作。如果掉到第四类了,就必须由地方财政行使贷款责任,把钱给还回来,如果还不回来,银行只能冲坏账。

希望财政部出台一个办法,尽快将地方政府的财政拿到阳光底下。

《中国经济周刊》:大多数中小企业抱怨银行嫌贫爱富,有没有办法解决?

刘明康:银监会没有能力把服务小微企业的社区银行、村镇银行和小额贷款机构都监管起来。我觉得监管权力可以适当下放,由地方政府承担对这些机构的监管,以及对小微企业的破产救助等。

另外,商业银行很难承担起破解小微企业融资难的重任,这些工作还是得交给小型银行和贷款机构去做。这些小型机构的监管可以下放给地方政府。同时,政府也应该出面成立特定的机构,专门从事小微企业的破产救助等工作。

《中国经济周刊》:利率市场化改革为何进展缓慢?

刘明康:中国利率市场化改革已经进行了二三十年了,现在看仍是一个渐进过程,今年不会完成这一进程。我个人认为,市场化改革应先放开贷款利率,而存款利率放开是最后一步。这是因为存款利率管制如果放开,涉及面会很广,比如银行监管体系是否健全,如果机构违规经营的话可以靠提高利息来吸收存款,容易造成金融风险,这方面各国都有经验教训。因此存款利率放宽要非常慎重,要逐步推进。贷款上限现在已经基本放开,央行规定下限不能超过10%,下一步要放开的话应该先放开贷款利率。

本文共分 1
上一篇新闻:温州跑路潮继续:两月再出走60家
下一篇新闻:中山市公布住房成交价新标准 被指“低调托市”